前言結束了~~~

(還沒讀過的可以點這----命定的輪迴*暫定*-----前言 PART 1 

命定的輪迴*暫定*-----前言 PART 2 )

 

想知道前言所敘述的兩個人是誰嗎?那就繼續看下去吧,慢慢的,可以從內容中知道是誰喔,但想要知道更詳細的因果要等到滿後面的喔

 


 

 

第一章-現代

凱薩琳

 

    「你不覺得很奇怪嗎?」我坐在餐桌前吃著早餐。喬治坐在對面看著報紙聽我說著昨天的怪夢。眼前的花瓶插著一朵我不知道是什麼但卻很美麗的小藍花,那個花瓶是媽媽以前的,雖然樣式普通,外表還有些刮痕,但這卻是世界上無可取代的花瓶,因為這曾是媽媽最喜歡的花瓶。

 

    「那夢真的真實地可怕耶。」現在回想起來還是覺得很詭異,夢境一開始就是一片黑,我看不到,但我知道我在跑步,而且是衝刺的跑,我也不知道我在跑什麼,我想停下來搞清楚我在哪,但我身邊除了黑暗之外什麼都看不到,我無法控制住我的身體,也感覺不到疲累,除了跑之外還是跑。

 

    我不知道跑了多久,眼前的畫面像是電視機轉台一樣瞬間變換,接著我就身處在一個奇怪的地方。這裡四周是高約三公尺的草叢,在我身邊形成一個直徑約十公尺的巨大的圓形,而那圓形草叢上總共有五個通道,各個通道都有各自的特色,像是其中一個通道是雪白的,像是在冬天裡的樹叢,有一個則有許多樹藤攀爬在上面,看起來平常就沒什麼人通過,我不知道我該怎麼做、該往哪走,所以只好站在原地,以不變應萬變。

 

    一陣涼風吹過,我感到些許的寒冷,低偷一看,發現身上穿著一件我平常絕對不會穿的洋裝,而且赤腳,腳踩在冰涼的土上,全白的洋裝只有在腰部的地方有黑色的腰帶和蝴蝶結作為裝飾,平口的領子露出我胸前大半片的肌膚,包括鎖骨下方那醜陋的疤痕全都赤裸裸的露在外面,粉紅的疤痕在我慘白的皮膚上更顯得突兀。

 

    那裙子的長度已經超出我所能容忍的範圍了,長度僅在屁股下方兩吋的地方,這種長度的的衣服我只接受短褲,像這樣的裙子我連試穿的勇氣都沒有,結果現在不知道為什麼我竟然穿成這樣,我突然覺得好難為情,拼命想把衣服往下拉一點,但中間那條腰帶讓我不能調整,所以我只好用手勉強的遮掩,儘管這裡一個人都沒有,我還是怕曝光。

 

    我向前走了一點,看到草叢上佈滿著各式各樣的花,我說不出花的品種,因為我從來沒看過這麼奇怪的花,每一朵顏色鮮豔的不像是天然的,花瓣上面還充斥著怪異的花樣,有的是圓點,有的則是線條,我瞪著那些花想要看的清楚一點,但我靠得太近了,有一朵藍底紅點的花快速地朝我奔出一種嗆鼻的霧,我咳著嗽踉蹌的退了幾步,心裡辱罵了幾句不雅詞,然後隨便走向一個通道。

 

     這通道跟剛剛一樣有著奇怪的花,數目還比剛剛的多,顏色也更鮮豔,看的我頭有點暈,所以我將視線放在地上,也是因為這條路小碎石太多了,我要小心才不會踩得滿腳是傷。

 

    我的身邊一個人都沒有,而這裡也安靜的詭異,旁邊的花還一直蠢蠢欲動想對我發動攻擊,如果我不小心走得太近,那些奇怪的花就會纏住我,而且被纏住的地方會因為過敏開始發紅、發癢,我已經扯掉不知道幾朵花了,希望它們不要在晚上來夢裡找我報仇,那就……

 

    等等,夢?我在作夢嗎?應該只有做夢才會有這些奇怪的事發生吧?我伸手要捏我的臉叫醒自己,但我的手碰到我的臉時我縮了一下,我摸起來像是冰塊,凍的像是沒了生命一樣,但我的身體其他地方還是有正常的體溫,我再把手放在臉上,直到我受不了冰冷才移開,我的手指像是凍傷一般紅通通的,我越來越慌張了,嚇得往後退,我的手臂和腿馬上被花給纏住,我放聲尖叫,希望能吸引任何一個在這的人,但心裡忍不住想”這裡根本就沒有人”,在一段掙扎後我的手終於掙脫,我顫抖著用力捏了我的大腿,直到我覺得有點痛後眼前畫面再次漆黑失去知覺,當我又有知覺時我發現我站在房間,我眼前看到的是我房間牆壁上我與朋友的照片,但這面牆應該是離我的床有段距離的,是在房間的兩頭,我轉身看向我的床,除了被子亂糟糟外它好端端的在那,那我是怎麼走到這的,難道我夢遊的症狀又發作?

 

    經過那場奇怪的夢後我決定先不睡覺,讓自己清醒一下。我坐在那面牆前面,看著我與最親密的朋友,瑪麗的照片,那張是去年暑假我們一起去海邊的照片,我們在夕陽的沙灘上設定好相機的計時,然後快速的退後幾步,在快門按下去前一起跳進空中,就這樣,我們騰空在沙灘上,夕陽在我們之間找到空隙露面,而我最喜歡的是我們的表情,雖然頭髮被風吹的亂糟糟的,但臉上的喜悅卻一點也不減。那趟屬於我們兩個的旅程,我們一整天在沙灘上做日光浴,一起玩水上設施,像是親身姐妹般親密,我實在無法想像如果我生活中沒了她日子會有多無聊。

 

    我抬頭看了旁邊書桌的時間,螢光綠的數字顯示現在是凌晨一點五十八分,我才睡了一個多小時而已,可是感覺起來像是過了好幾個小時般。

 

    我聽到房間外有腳步聲,我趕緊回到床上躺好,不能讓喬治發現我還沒睡,這麼晚了他會罵死我的。門輕輕地打開,我聽到那扇門每次打開時都會發出的怪聲音,像是在鬼片裡老舊的木門開啟時會發出的聲音,嘰喳的聲音像是訴說著它的門栓有多麼不舒服,我一直希望喬治能換一下門,但他說這門有太多回憶所以他不會換新的,不過他曾經拿油稍微滴一下,聲音是小了一點,但現在又開始嘰喳了。

 

    「是的,她睡了。」我聽到喬治輕聲細語的說話,應該是在講電話,因為他停頓了一下又說「現在沒問題了,對,可以開始了…好…我現在就去…但你說……。」我只聽到這,因為喬治走出房間而我開始意識模糊想睡覺了。

 


 

平口2    平口  

上面提到的衣服樣式跟左邊的相似,但腰帶則是像是右邊的

 

IMG_217885078986351

 

這張圖得重點是下面的花園,想像外面全部被高大的草叢包圍,中間是空曠的圓環,旁邊是延伸出去的迷宮。

1045184_360297124097772_174476681_n  

迷宮裡的意象圖

**********

這篇先這樣喔,圖片我都是從GOOGLE圖片搜尋的。

歡迎批評指教喔

 

創作者介紹

Kelsey的部落格

Kelsey.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