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違的更新,SORRY

總之要接著下去喔~~還沒看過前面的可以點連結

命定的輪迴*暫定*-----第一章-夢境 PART 2 

 


 

前一晚的電話_喬治

 

晚上十二點三十分,喬治坐在後院的泳池旁,拿在手上的啤酒已經是今晚的第四瓶了,月亮高高掛在天空上,毫無遮掩的、孤單的映入喬治眼裡。

 

”今夜似乎是個適合喝醉的夜晚”,喬治心想,接著他一口喝下剩下的啤酒,把空瓶往旁邊一丟,其他的空瓶像是保齡球一樣倒的東倒西歪,喬治往後仰躺下去繼續看著那明亮的月亮。

 

其實這個時間對喬治來說已經太晚了,他一直以來都強迫自己在十一點以前睡覺,這樣才有充分的體力去面對隔天的事,但最近這幾天即使到了凌晨兩、三點他還是一點睡意都沒有,黑眼圈已經深到可以跟熊貓媲美了,他的心裡一直有一種感覺,這種七上八下的煩躁感,讓他覺得這幾天就要發生大事了,他可以感覺到,一股強烈的力量在他心裡攪和著,搞得他時時刻刻都處在緊張、亢奮的狀態,但今晚因為酒精的關係,喬治已經有點昏昏欲睡了,他忍著頭痛從地上站起來,拿起啤酒罐往廚房走去,在上樓前喝了一杯水,心裡祈禱著能好好的睡一覺。

 

喬治進房間前先去了凱薩琳的房間,房間的燈沒關,但她已經睡的人仰馬翻了,被子也沒蓋好,跟她的腳纏在一起,耳機垂在枕頭旁,以喬治靈敏的聽力知道這是她們樂團最新練的一首歌,一堆樂譜散落在床旁邊和地上,想必是在睡前忙著樂團的事,忙到後來睡著了,喬治把它們整理好放在書桌上,把MP3關掉一樣放到書桌上,最後把她的被子拉出來蓋好,以免她著涼了,最後才回房間睡覺。

 

喬治很快就入睡,但他的夢境卻在折磨他,灰色的漩渦在眼前快速的旋轉,讓喬治覺得很不舒服,而那漩渦的中心不是黑色,而是紅色,血淋淋的紅色,接著畫面快速的跳換,現在的他站在一片火海中,火勢大到他看不清楚究竟身處在何處,他想逃離這裡,可是他的腳卻因一種莫名的力量固定在地上,一動也不動,眼看著火勢快速的朝他蔓延,喬治開始心跳加速,但他的腳就是不肯移動,很快的火已經開始在他的腿上燃燒,喬治停止一切的動作,不是因為他決定停止掙扎等死,而是他根本不會一起燃燒,火雖然會爬上他的身體但完全感覺不到灼熱感,只覺得火到之處有點癢。他看著旁邊的火已經慢慢熄滅了,而他還是一樣不能移動,所以決定就停留在原地等火自己熄滅。

 

火以緩慢的速度在他身上燃燒,這讓急性子的喬治感到煩躁,他伸手把火撲熄,但根本沒有用,火還是在原處,他深深的嘆口氣,往旁邊看轉移注意力。

這時他撇見數公尺外的樹陰下,一隻狗趴在那,全黑的毛皮讓他感到有點陰森,但他覺得奇怪,不是因為那隻狗單獨的趴在那瞪著喬治,而是那棵樹,那樹的樹幹非常粗壯,上面的葉子茂密且鮮綠,但那棵樹明明就在離他不到十公尺外,怎麼會沒被剛剛的大火燃燒殆盡呢?

他疑惑的再看向那隻狗,現在的牠已經站起來,身體向前呈現匍匐的姿態,露出銳利、亮白的利牙,而牠的眼神還是緊盯著喬治,像是把他看成了一隻已經落網的獵物,正準備衝上前給予最後致命的一擊,喬治目不轉睛的盯著牠,且手臂上舉成防禦狀態,但他中間一定有恍神一下,因為現在那隻狗已經衝上前,在牠面前快速地轉換成一位身穿黑洋裝的美女,而那女的看向他的同時,他身上的火全都瞬間熄滅了,她的臉上帶著不怎麼友善的笑容,這時他認出來她是誰了,那張臉他這一輩子想忘都忘不了。

 

「我的天啊!妳是...不對阿,不可能,妳應該已經死了,我親手把刀刺進妳的心臟啊!我親眼看著妳死去啊!」喬治驚訝的看著前面這個人,實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

「死與活的差別是很細微的,我親愛的喬治,前一秒你看他好像還活的好好的,但誰知道你一轉身他就死了,你也可能認為你已經殺死了一個敵人,但你怎麼知道他沒在下一秒被別人救活呢?你只要稍微不注意就可能發生意料之外的事。」她在講話的同時邊繞著喬治打轉,她的嗓音依舊讓喬治陶醉在其中,喬治聽到她的腳步聲停在身後,但他不想轉過身看著她,只想快速的離開這裡,可是他的雙腳還是固定在地上,這時她靠近喬治的耳朵,在他耳邊輕聲細語的說。

 

「親愛的喬治,你還愛著我嗎?」說完後她把下巴靠在喬治的肩膀上,雙手從後面環抱住他,喬治出於習慣的將他的手蓋在她的小手上,不過他沒回答她的問題。

 

「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嗎?你跟我說我是你所見過最美的女人,甚至還說被我迷的神魂顛倒。」喬治點點頭,很不幸的這些他都記得,他記得屬於他們的神祕海灣、屬於他們的時光、屬於他們的吻,但他也記得之後發生的事。

 

「我不得不承認我當時是真的愛妳愛到無法自拔,我們在一起的時光可以說是我最開心的時刻,但不曉得妳還記得嗎?這一切都是妳編出來的騙局。」說到這喬治因為回憶的浮出而感到氣憤,他甩開她的手,喬治聽到她輕輕的吸口氣,接著她再次走到他面前,臉上帶著難過的面容,喬治以前也看過這表情,但這次他不會再上當了。

 

「妳曾說我是妳的全世界,但其實妳只是利用我好幫妳得到妳想要的,那就是我們族的祖傳之寶,你要把它獻給妳的主人也就是我這輩子最大的敵人,席拉雅,妳是她的手下,妳從來就沒有愛過我,還有別再叫我親愛的,妳這個說謊就跟呼吸一樣頻繁的婊子。」喬治一鼓作氣的說出心裡的話,原本的氣憤被痛苦的回憶壓過,卻渾然不知腳底下的火又開始慢慢的燃燒了。而她的臉除了憤怒外已經看不出其他的表情了。

 

「你還是跟之前一樣說話都不經過大腦,想說甚麼就說甚麼,難道你不知道這會要了你的小命嗎?」說完她用食指輕輕地掃過他的臉頰,微微的笑了出來,但喬治完全感覺不到這笑聲中的笑意,反而起了雞皮疙瘩。

 

「而且你對我的誤解還真不少,你說的對,我的確是想利用你,但不是為了別人而是為了自己,你知道為什麼嗎?」喬治搖搖頭,她抓住他的臉頰,非常靠近的說。

 

「因為我就是你口中所說的”這輩子最大的敵人”席拉雅。而現在呢,我親愛的喬治,」說到這,席拉雅邪惡的笑了,這笑聲在以前喬治會認為是世界上最動聽的聲音,但現在卻覺得毛骨悚然。

 

現在你將為你的無知接受後果了 。」說完她吻上喬治的唇,喬治覺得那吻非常的冰涼,他想退開來,卻被她咬住咬了嘴唇,喬治呻吟著推著她的肩膀,但她卻不動如山,喬治實在忍不住了,將她緊緊的擁入懷裡熱情相吻。

他們附近的火勢更加旺盛,這吻如喬治記憶中一樣激烈、甜蜜、另人喘不過氣,他愛撫的搓揉著她的背,即使覺得冰冷卻毫無退縮,而席拉雅則笑的如惡魔般,一切全按照她的計畫進行,而喬治渾然不知腳下的火已經快將他們兩個給湮滅了,當火快要燒到胸口處時,她趕忙退了開來,不是她怕火,事實上這火還是她引起的,她是想觀看接下來的事。喬治疑惑的看著她,想問她為甚麼要離開他,就在開口的同時,火燒至他的胸口位置,他的心臟瞬間且強烈的收縮,痛的喬治頭往後仰對著天空大叫,他的心臟並沒有繼續跳動但痛苦卻無法消失,喬治受不了跪在地上,他的眼前漸漸的暗下來,卻還是聽的到席拉雅的笑聲,失去意識前的他只知道他的身體開始燃燒,而所帶來的痛苦正將他折磨至死。

 


 

一樣沒什麼圖片,只能貼上一張文章中提到的黑狗

431802_608223332539920_563678147_n  

我在寫整個自創的大鋼,有在考慮寫好了要放上來,也許那樣之後大家會比較了解些

總之期待吧~~

老樣子,歡迎批評指教喔

創作者介紹

Kelsey的部落格

Kelsey.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Fei (緋)
  • 所以我猜...序曲中提到的男人和女人就是喬治和席拉雅...對吧:))?夢境描述的地方很棒!
    我覺得 大段的句子中,偶爾在可以停下來的地方,點上句點,讀起來比較有喘口息的時間:) ~ 小小的建議>___<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